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一桩专利案带来近90亿投资,外商为中国知识产权保护“投票”

爱情的自私 2024-6-21 18:23 937人围观 行业新闻

对于3年前的一项专利案,阿斯利康中国助理副总裁、中国及亚洲知识产权总顾问徐锋至今印象深刻——从提出申请到判决出炉,只用了3个月。

2021年,阿斯利康的一款仍处于专利保护期内的糖尿病领域药品专利,遭受仿制药企业的挑战。通过对双方提出的数据做具体分析,国际知识产权局在极短的时间内作出了“维持有效”的判决。这一桩看起来普通的知识产权领域的纠纷,引发了巨大的连锁效应。

“中国对医药知识产权保护的加强,促进了外商不断加大在华投资。”根据徐锋分享的数据,2022年,阿斯利康增资1.8亿元建设该糖尿病领域药品生产线,从境外生产转到本土化生产;2023年,又增资1.9亿元建设相关药品新生产线,持续引入药品核心技术;同一年,阿斯利康增资7亿美元建立青岛工厂;今年,他们再度增资4.75亿美元建立无锡小分子药物工厂。这意味着,一桩专利案件带来了后续近90亿元人民币的投资。

中国不断加强的知识产权保护对于外商投资信心和决心的影响,由此可见一斑。

高昂的赔偿

中国医药领域的知识产权保护经历了从探索到加速推进的过程,2021年是一个重要节点。

徐锋说,在2021年前,中国在专利维权上存在取证程序有限、侵权赔偿额低、专利无效率高等问题。2021年,我国新修订的《专利法》明确提出了创新药专利保护期延长、药品专利链接制度,并作出了专利期限调整以弥补专利审查造成的拖延。为了给原研药品提供独占保护期,相关法律于2022年再度升级,也为外资医药企业在中国的发展提供了越来越有力的配套举措。

也是在2021年,我国还在新修订的《专利法》中引入了惩罚性赔偿的概念,这大大提高了侵权成本,有效改善了知识产权保护的环境。作为根植中国140多年的跨国企业,拜耳也收到了跨国公司专利权人作为原告在国内迄今为止获得的最高补偿。

拜耳中国知识产权副总裁刘红强表示,拜耳在2015年到2018年发起的第一轮专利侵权诉讼,获得的判决赔偿是包含了律师费在内的132万元人民币,“这个已经算很成功了,因为当时中国专利法规定的法定最高赔偿额就是100万元”。然而,赔偿后,相关方的侵权行为仍然没有停止。于是,拜耳在2019年到2023年间发起了第二轮专利侵权诉讼。得益于惩罚性赔偿的引入,最终侵权公司总计赔付拜耳2562万元,包括2430万元的和解金。这也是目前中国医疗器械领域乃至整个生命科学领域专利纠纷案件中维权人所获得的最高赔偿金。

刘红强说,即使是跨国大企业也不可能在全球各个国家同时开展临床试验,通常都会选择知识产权保护最好、专利期最长、能让企业以最快回收成本的国家首先上市,“以前欧美日在这方面是占优势的,但是中国在引入药品专利期补偿制度之后,大家很可能也会把中国作为首选的市场”。过去5年,拜耳处方药在中国取得了累计近30个新产品或新适应症的批准,上市速度几乎与全球同步。

刘红强提出,在医药领域有一句话,专利是业务的生命线。根据权威数据,一个新药研发的失败率高达90%,新药从研发到上市至少要9~12年,研发费用高达26亿美元。相当于第一片新药的成本是26亿美元,而第二片后的批量生产成本只要几分钱。研发成本高、复制成本低的特性,让跨国药企对研发地区的选择尤为谨慎。

截至今年2月,拜耳在华的全球研发中心已引入19款创新药物,共计36个新适应症或新剂型获批。与此同时,拜耳健康消费品计划今年在上海投资2000万欧元,设立中国合作创新中心,以加速创新研发出更多适合中国消费者的自我保健方案。

不断完善的医药知识产权保护制度和法规,不仅激励着医药创新,也为创新主体不断加大在华投资提供了动力。一个可对照的例子是,1984年,美国专利法案更新了医药专利保护条款,这让美国医药企业进入了繁荣发展期,生物医药产业的全球重心也从欧洲转移至美国。

不止是医药企业,大量国际消费品牌也为中国知识产权保护投出了信任票。

作为全球知名的玩具制造品牌,乐高集团副总裁、亚太及中国区总法律顾问罗灿(Robin Smith)表示,知识产权被侵犯是全球层面都存在的难题。在6年前来到中国之前,她曾觉得中国在知识产权保护领域做得不够,但来了之后发现这个判断是错误的。乐高近年来在中国取得了多项维权胜利,也见证了中国在加强知识产权保护方面所取得的成就。

就在今年4月,上海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对一起侵犯乐高拼搭玩具著作权案作出终审裁定,针对龙腾公司未经授权生产和销售复刻乐高集团玩具的行为,处以6亿元罚款,并判处主犯最高9年的有期徒刑。罗灿提出,这是一份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判决,乐高将知识产权视为重要资产,但也欢迎来自中国本土企业的公平竞争,重要的是要找到界限。

对中外企业一视同仁

作为外资进入中国的首选地,上海正在加快建设国际知识产权保护高地。

刘红强说,2021年中国对专利法进行了第四次修改,特别规定了国务院专利行政部门可以应专利权人请求处理在全国有重大影响的专利侵权纠纷。这意味着对于重大专利侵权纠纷,行政决定可以由国家知识产权局做出,其做出的裁定可以适用于全国,而不再仅仅限制在某一个行政区,其实在效力上已经接近司法判决。对于这种重大影响的专利纠纷,其前置程序必须由地方知识产权局提交。而上海市知识产权局开了先河,第一个向国家知识产权局提交重大专利侵权案例,涉案的原告也是一家德国企业,这一案例成为了国家知识产权局审结的中国第一起重大专利侵权纠纷行政裁决案件,极大提振了外企对创新药知识产权保护的信心。

上海市知识产权局副局长、新闻发言人余晨表示,加大对外资企业的知识产权保护力度是上海打造一流营商环境的重要组成部分,上海对中外企业的知识产权一视同仁、同等保护。过去3年,市知识产权局累计办理涉外专利侵权纠纷行政裁决案件60余件,查处涉外商标侵权违法案件1000余件,并将近100件外资企业商标纳入上海市重点商标保护名录。

近年来,上海将知识产权保护先行先试任务纳入上海自贸试验区高水平制度型开放总体方案、浦东综合改革试点等重要文件,先后实施《上海市知识产权保护条例》和《上海市浦东新区建立高水平知识产权保护制度若干规定》等地方法规,对全面加强知识产权保护工作作出系统的制度设计,明确加大知识产权侵权赔偿力度、犯罪打击力度等措施,推出更大力度的惩罚性赔偿和多次违法处罚等规定。

余晨提出,上海在生物医药、电子商务、展会、商品流通等重点领域持续健全知识产权保护体系。以生物医药领域为例,该领域聚集了不少来自欧洲的世界500强企业,上海去年出台《关于加强本市医药采购领域知识产权保护的实施意见》,近年来还引入药品专利纠纷早期解决机制和企业自主承诺制度。作为案件前置审查地,上海支持德国勃林格殷格翰提出的全国首例重大专利侵权行政裁决案件审结,也支持德国拜耳、瑞士罗氏等一批知名药企通过专利行政裁决高效解决专利纠纷。

在商品流通领域,上海已培育国家级知识产权保护规范化市场12家,认定首批10家上海市知识产权保护规范化市场,并在348家商业单位的8875个门店开展“销售真牌真品,保护知识产权”承诺活动。同时,印发《上海市重点商标保护名录管理办法》,累计发布十四批重点商标保护名录,对近100件外资企业商标给予重点保护。

“我们始终坚持高压严打。”余晨说,每年制定实施的《上海知识产权行政保护工作实施方案》把外资企业专利、商标纳入行政保护重点范围。上海连续三年组织开展外资企业知识产权保护专项行动,累计办理涉外专利侵权纠纷行政裁决案件60余件,查处涉外商标侵权违法案件1000余件。接下来,上海将继续着力强化严格保护,优化服务措施,加强沟通交流。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原作者: 爱情的自私 来自: https://www.yicai.com/news/102161217.html
TA还没有介绍自己。